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战犯上坂胜:一次杀800中国人
作者:贝博app    发布日期:2020-12-16 22:25


  1892年生于日本大分县。1934年3月至1941年11月,在台湾任步兵联队的队副、大队长,军阶至少佐、中佐;1945年6月任陆军第59师步兵第53旅少将旅长,同年8月20日在朝鲜咸兴附近被苏军逮捕。

  扫射居民,施放毒气,制造“北疃惨案”;系国家档案局公布第三名日本侵华战犯自供

  新京报讯 国家档案局网站昨日公布了第三名日本侵华战犯上坂胜的自供。此人为原日本陆军第59师步兵第53旅少将旅长,曾制造“北疃惨案”,指示手下一次杀害中国军民800多人,并向逃入地道的中国人投掷毒气。

  根据国家档案局网站公布的上坂胜笔供,1942年河北定县东南22公里北疃村处,上坂胜指使部下“杀害了八路军战士、居民约达800人以上”。

  据公开资料,抗日英雄李德祥曾亲历“北疃惨案”。1956年,他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的法庭上指认上坂胜时描述了当时的情景:“为掩护战友们撤退,我最后一个进洞,往前爬时才发现有许多乡亲已被熏死。眨眼之间,刚进洞的十几个人全都昏迷过去……血流成河,尸横满街。你又下令放火,村里顿时火光冲天,这时,你下令让狼狗咬断了4个八路军伤员的咽喉。未被毒气熏死的人,被你们用刺刀活活挑死或被狼狗活活咬死,十几个婴儿被扔进火堆烧死。全村只有几个人活下来。我一家5口只剩下我自己。”

  近日,国家档案馆副馆长李明华透露称,在1956年审判时,上坂胜说:“我所犯下的罪行比起诉书所提到的还要多,应该说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自7月3日开始,国家档案局官网陆续公开45名日本侵华战犯罪行自供。按计划一天一人,分45天完成。

  “1942年2月间,我任步兵第163联队联队长,在河北省保定县盘踞的时候”,把“逮捕、监禁的中国人约有20名”,“用斩杀、刺杀等方法进行杀害”。“3月左右”,“因京汉铁路望都站和清风店站中间地区约10公尺的铁轨被拆去”,“捉了10余名嫌疑者,经拷问而杀害3、4名”。“5月左右”,“望都附近的铁路沿线公里)的一所炮楼发生被八路军急袭遭覆灭”,“拷问了居民30名,杀了通谋者6名,并将接近炮楼之3栋民房放火烧之”。“6月左右”,因在望都又发生炮楼被八路军袭击遭覆灭的事情,“拷问了很多的居民,杀害了5名通谋嫌疑者,并烧了数栋民房”。

  1942年5月27日,在冀中作战中,于河北定县东南22公里处,“我指使第1大队杀害了八路军战士、居民约达800人以上”,“使用了赤筒和绿筒的毒气,受到机枪扫射的不只是八路军战士,而迷失逃跑路途的居民也被射杀了。又在村里进行了扫荡,向逃入很多居民的地道里掷入赤筒和绿筒的毒气,以至窒息,或者是对感到痛苦而逃出的居民,即施以射杀、刺杀、斩杀等残酷行为”。冀中“侵略作战的结果,给予中国人民的损失是:杀人约1100名,破坏房屋10栋,烧毁3栋,把450栋的房屋掠夺使用了10天的时间,并酷使中国人民240名修筑8个炮楼(约10日时间)”。

  1943年春,在河北行唐西北方山区,第2大队共“杀害八路军和居民约250人,烧毁房屋约50栋”。“各部队(前记行动间在各道路行进时之先发部队)将居民组成探知组,指使他们在前头走踏地雷而虐杀。”

  1945年6月,在河南“由淅川向西峡转进”期间,“带着俘虏同行(我想大概有50名左右),后至豆腐店南方地区,益感前进困难,我命各部队‘务必将累赘之俘虏杀掉’”,“全部俘虏皆被杀害”。

  在西伯利亚关押了5年后,上坂胜被押送回中国。1956年,上坂胜受审获刑18年。

  在审判时,其对罪行供认不讳,当庭向北疃村民下跪,请求法庭将自己交给北疃村民,任由村民处置。

  1957年,上坂胜的亲人得到允许,来到中国探望他。上坂胜的儿子上坂旭说:“我们这次来,除了来探望亲人,就是向中国人民谢罪。中国政府对战犯一个不杀,也没有一个判无期徒刑,真是太宽大了。”

  虽然获刑18年,但是上坂胜也获得了宽大处理。到1964年底,被判刑的45名日本战犯中,除了一人亡故外,其他的全部释放回日本。

  回国后的上坂胜非常低调,没有查到他的相关信息。据长期研究“慰安妇”问题的中国专家介绍,被中国释放的上千名日本老兵,除个别比较顽固,绝大多数人都把余生献给了“反战”事业。

  1950年,这些日本战犯刚走进抚顺战犯管理所时,一个个耀武扬威。但据国家档案馆副馆长李明华透露,到了1956年6月和7月审判这些战犯时,所有被告在审判的最后陈述中都承认全部起诉事实。

  首先,管理所人员将“闹监”的典型人员单独监禁,杀一儆百;然后,对罪行较轻、悔罪良好的1000多名战犯免予起诉,陆续释放回国。对剩下的45名官职较高、罪行严重的战犯,将进行审判。

  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一开始很多日本战犯态度顽固,中方的办法是先突破下层军官,然后让他们揭发上司的罪恶。在铁证面前,这些战犯全都招架不住了,纷纷认罪。还有些人一开始认为自己是“砧板上的鱼”,悲观想自杀。管理人员说“自杀是抗拒认罪,死了也同样要治罪”,他们抛弃了自杀的念头。

  另一方面,在生活上,中方对待这些战犯可谓“优待”。据此前媒体报道,管教人员吃的是粗粮,而战犯们的主食一律为大米和白面;每人每天最低菜金标准高出当时普通百姓好几倍;会吸烟者,每人每月提供黄烟半斤或纸烟一条;每周洗一次热水澡、每月理一次发、定期授受体检,开展文体活动。同时,管理所组织理论学习、外出参观等,使战犯认识到自己的罪孽,促其悔悟认罪。

  吉林省档案馆近日向外界公布了一批侵华日军档案最新研究成果。研究发现,“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实行欺骗性移民政策,把向中国东北移民作为侵略中国的重要措施。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部分日本军人厌战怕死情绪强烈,迫切“想回家”,甚至“想自杀”。

  档案显示,日本移民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欺骗利诱之下,承受着移民侵略带来的极大痛苦。

  档案中记载,日本青年在加入移民队伍后,生活困苦,如果偷跑还会被射杀。1939年《通信检阅月报(五月)》中记载了牡丹江市的村田八郎发给京都府的大江康夫的信件摘抄:“由于工作非常辛苦,偷偷逃跑的人会被用枪射杀,实在觉得非常不合情理。这件事往大了说就是国家的问题。”

  另一份1940年《通信检阅月报(五月)》的档案中记载了北安省的出川久二发给吉林市的小池敏郎的信件摘抄。出川久二记录了自己从“满洲开拓青少年义勇军”脱身后自由愉悦的心情:“将那种像野狗一样活着的生活彻底抛弃掉。”

  1943年《通信检阅月报(二月)》中记载了日本军人立岩幸子十分厌倦军队生活,如果有机会想结束29岁的生命。他在信中写道:“我已经十分厌倦这种乏味的军队生活了,常常会陷入深深地沉思之中。”

  又如在《通信检阅月报(七月)》(1939年)的档案中,提到“不想上前线了”“带着防毒面具非常痛苦,不如死了痛快。军队简直就是地狱”“一想到要在军队度过一生就感觉非常遗憾”等内容。

  在另一份1940年的《通信检阅月报(六月)》中,身在天津市的吉田在信件中提及军队生活很枯燥,十分讨厌军队生活。“每天都要从事枯燥的军务,加入军队是很无趣的,在进行教育的时候要穿着高筒靴,而且还会被扇耳朵,我现在正在值班,实在是很无聊,军队里没有自由,所以现在是无望了,我十分讨厌军队生活。”

贝博app

贝博app|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贝博app